亚博外围app

货币反假
首页 > 科普基地 > 货币反假
伪满洲国时期的假钞
信息来源:东北亚金融博物馆    发布日期:2014-04-30
伪满洲国时期的假钞

 

    我国是世界上使用货币较早的国家,根据文献记载和大量的出土文物考证,我国货币的起源至少已有4000年的历史,从原始贝币到布币、刀币、圜钱、蚁鼻钱以及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流行的方孔钱,中国货币文化的发展可谓源远而流长。然而,假币的出现也是由来已久,自从货币诞生,假币就与真币一同出现在流通的各个环节。并伴随着各个历史阶段,从未停止过。但是,假币真正泛滥起来,还是在纸币的出现后。因为制造假纸币的成本比伪造金属货币要低得多,而且更加不容易被识破。

     一、我国历史上假钞的制造

    据《宋史》第374卷记载,南宋初年的四川就曾查获一起有五十人参与的制造假钞团伙,专门印制假钞,被查获时,共扣缴假币30万张,每张面额最高千贯,最低十贯,而且已有大量假钞流入市面。《朱熹文集》第19卷也记载,公元1182年,台州知州唐仲友对在押的制造假钞犯蒋辉威逼利诱,利用他的雕刻技术命其刻制钞版,并由其师爷伪造了花押和印章,印出面额为一贯的假钞2600张,用于开销。然而,假钞真正形成大规模生产流通还是19世纪80年代后,由于照相和凸版印刷等技术的出现使纸币造假愈演愈烈,以照相技术为基础,制造出可用于纸币印刷的印版。所有国家在对伪造货币犯罪的问题上都是非常严厉,几乎所有的造假者都要被处以极刑。即使这样,纸币造假由于利益驱使,还是屡禁不止。

    190324日,上海发生中国近代银行史上第一桩伪钞案。这起假钞案是由一个叫中井义之助的日本人,与同伙在日本大阪郊区的一处民房里秘密仿制中国通商银行十元和五元的钞票,共计印制三十万元。假钞印好后,由日本九州分批偷运到上海,中井义之助将假钞通过在上海的日本商社等途径流入市场。给建立之初中国的银行信用沉重打击,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利益。在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的要求下,日本警察捣毁了他们的造假窝点,将中井的同伙全部抓获,并销毁了所有的造假机器和假钞。中国政府曾为此案与日本政府交涉,希望日本政府严惩罪犯。而日方则以“对伪造他国钞票者,日本法律无规定惩治之专门条文”为由,拒绝处理此案,至此,这起上个世纪中国的首例伪钞案就这样以“无法可依”为理由不了了之了。

     二、伪满时期的防止伪钞措施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扶持的傀儡政府伪满洲国成立。同时,在攫取了中国原东北“四行号”的基础上,成立了伪满洲中央银行。并开始发行货币,伪满洲国存续的十四年间,共发行纸币727个券种,还发行了大量的铜、镍、铝、镁质辅币。伪满洲中央银行成立之初即颁布了《货币法》,其中第一条就规定“货币制造及发行之权属于政府而使满洲中央银行行之”。并迅速得以实施,由于采取的高压统治,使之效果俱佳,伪满洲国建国一年多的时间里,统一了东北地区原来纷繁杂乱的货币,就连过去清政府以及军阀方鞭长莫及,其触角都伸不到的地方都由伪满币取代,伪政府虽在统一货币上取得了成功,但对假币却始终未能杜绝。日伪政权统治的十多年间,假币的制造虽然规模不大,但至始至终贯穿全部六套伪币及部分硬币的发行过程。据伪满洲中央银行行报中记载,仅伪康德八年二月份一个月,就分别在伪新京北大街、锦州支行以及奉天、吉林分行发现五起伪造、变造货币的案例,券种包括甲号五角、乙号百圆、乙号壹圆券。伪满政府对货币的防伪也绞尽了脑汁,采取了一系列的防伪措施,如在纸币中采用当时世界上比较先进的水印技术;在纸张的选用上,选用产自于日本的棉纤维纸并加入生长于水中的一种植物纤维海藻丝;聘请日本政府内阁印刷局著名雕刻师加滕仓吉担任纸币钞版的雕刻(加滕仓吉是二战期间及战后日本政府内阁印刷局纸币雕刻主要负责人,期间完成大部分日本以及占领地纸币军票、公债、证券、邮票的人物肖像、景物、建筑的雕刻工作。伪满洲国甲号券主币中的“勤民楼”;乙号券和丙、丙改、丁号券中的财神像、孟子像、孔子戴像和免冠像,以及景物和建筑的雕刻均出自其手)。虽采取了多种防伪措施,可是纸币造假事件仍时有发生,对此,伪满洲中央银行总行发行课曾于伪康德三年二月二十日发布第一七三号(发第七0号)通报,就纸币的真伪鉴定方法作如下说明:

   各分支行处

   为寄送关于鉴定国币真伪之注要事项由

   敬启者查前于康德元年二月十五日会以发第五八六号函寄送关于鉴定伪造改造纸币之注意要项在案惟近来各地迭经发见相当巧妙之伪币对于处理纸币上感觉有更进一步注意之必要兹特将上述注意要项加以补正並检同最近发见之伪造券鉴定书抄件一并寄去希即作为执务上参考以期万全为要

    关于鉴定国币真伪之注意要项

    鉴定国币之真伪,除对于纸币之纸质及印刷外,必须对于全体细心注意在特定之鉴定处所外,对于左开各项亦应留意。

    (一)、注意纸质

     以手摸之,其触觉有无差异,自应注意,更须略扯破二、三分,以试验其强弱程度,与真券比较。

    蓋伪券之用纸,其质概为粗劣,触觉颇有差异,纸面发生显著之绵状起毛。

     (二)、注意着色纤维(蓝色红色)

     据从来发现之伪造券观察,大体均简单的模造着色纤维,类似真券之抄入者,但纤维之数量颇少,並不如真券之曲缩,是故对于纤维的数量及形状加以注意时,自能容易辨别其差异也。

     (三)、对于透明纹不可过于拘泥

     从来对于透明纹以为绝对不能模造于鉴定纸币上颇为重视,甚有单以透明纹之有无即辨别真伪之倾向,然此透明纹以黑色或白色均可简单而巧妙的模造,且真券之透明纹亦有时因油类之浸透而消灭,或因污秽皱折而不鲜明,故鉴定纸币时,不可拘泥于透明纹之有无,不过真券上之黑透明纹乃系日本内阁印刷局以独特技术,抄入纸内,绝非普通人所能模造者,故伪券之透明纹纵令如何巧妙,若与真券对照于光线下而观察时自可容易辨别真伪也。

    (四)、注意旧执政府建筑物及边框之印刷花纹

    真券右方因系凹版印刷,刷色鲜明,浓厚之部分特别凸出,以指尖触摸其印刷面时,感觉磨擦不平,蓋因印刷墨油有附着浓厚及稀薄之部分之所致,为凹版印刷之特征。

    以平板或凸版印刷之伪造券,其刷色不鲜明,印刷面因墨油附着淡薄而平均之故,极为平滑,是故若知晓此种特征时,凡以平版或凸版印刷之伪券,不论其如何精巧,不必以真券对照,即以此项特征,即可辨识矣凹版印刷之原版,系用腐蚀刻,手刻或机械刻等方法而作制者,故虽利用照相亦绝对不得模造与真券相同,无论如何精巧之凹版印刷伪造券,若与真券对照比较时,自能辨别真伪。

     三、伪满假钞案

   即便如此,伪满当局虽制定了严厉的惩治政策,并采用了各种防伪措施,但伪造假币的事件还是时有发生,有史料记载的假币案件就有两起:

    一起是伪康德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发现于奉天省四平街市的伪造乙号壹元券,该纸币记号(批号)为53号、号码为289062号,特点为石印,所用纸张为模造纸并在其表面粘裱一层薄鸟子纸,云龙纹和孔子像线条杂乱且雕刻线不明显,颜色偏深发黑,无暗记,“满洲中央银行”和“壹圆”字体较真券要大,“总裁之印”“监理官印”字体较粗且拙劣,号码数字排列不齐而且颜色呈褐色,无底纹。

    另一起是伪康德八年二月七日发现于奉天分行的伪造乙号壹佰元券,该纸币记号(批号)为1号、号码为454925号,特点为钢笔和毛笔手工绘制,所用纸张为三层日本纸粘裱一起,云龙纹、孔子像、孔庙图案较为精巧但层次不明显,无水印,“满洲中央银行”“百圆”字体及号码数字特别精细,两方“总裁之印”“监理官印”印章以及下边的“大日本帝国内阁印刷局制造”字体模糊不清,假券规格比真券长度窄3mm、宽度窄2mm,并进行了作旧处理。

    伪满假币规模不大,且少有文字记载,伪造的纸币实物也较为少见,现所发现之假钞实物大部为近年所造,其目的只是针对钱币收藏者而做,其中有甲号券壹圆和壹佰元(五色旗)、乙号券百元(绵羊)、丁号券五分、丁号券百元(上下满)等券种。而现收藏市场及拍卖会所见甲号券五角假币实物,确是当年收缴后封存于银行金库中之实物,九十年代初从某银行库中流入社会,并得以保存至今,成为珍贵的历史证物,对研究伪满时期的金融、纸币的印制以及当时假币的流通过程是难得的实物资料。其特点为:伪券所用之纸,质量极为低劣,表面粗糙,纸面明显有绵状起毛。伪造券没有海藻纤维,无水波纹水印,线条与雕刻线杂乱,层次不明显。“总裁之印”印章字体不规矩且模糊不清。背面告白字迹模糊有些甚至未印告白而是模糊一片。

 

         一、伪满洲中央银行甲号券五角样本

 

 

 

 

 

                 二、伪满洲中央银行甲号券五角

 

<!--[if !vml]--><!--[endif]-->

<!--[if !vml]--><!--[endif]--> 

 

 

    


三、下为伪满洲中央银行乙号券五角假钞



版权所有:亚博外围app金融学校 地址:亚博外围app金融学校 邮编:130028 E-mail:cjzdbg@126.com
技术支持:支点科技
Baidu
sogou